风吹

文/余秀华

 

黄昏里,喇叭花都闭合了。星空的蓝皱褶在一起
暗红的心幽深,疼痛,但是醒着。
它敞开过呼唤,以异族语言
风里絮语很多,都是它热爱过的。
它举着慢慢爬上来的蜗牛
给它清晰的路径

" 哦,我们都喜欢这光,虽然转瞬即逝
但你还是你
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