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哈德·施林克 说:
" 我年轻时总感到自己一会儿信心十足,一会儿又自信丧尽。我想像自己完全无能,毫无魅力,没有价值。同时我又觉得自己天生我才,可以计日功成。在我充满自信时,连最大的困难也能克服,但哪怕一次最微不足道的失误,也叫我确信自己仍旧一无是处"

 

杨绛 说:

" 一般人的信心,时有时无,若有若无,或是时过境迁,就淡忘了,或是有求不应,就怀疑了。这是一般人的常态。没经锻炼,信心是不会坚定的"